• 詩瓷禮品
所在位置:首頁 > 薦讀 > 喻鎮榮:阿義為什么可憐
喻鎮榮:阿義為什么可憐
來源 : 陶衛網     閱讀 : 19459    作者 : 喻鎮榮    2019-04-16 喻鎮榮

  《狂人日記》、《孔乙己》、《藥》是文學巨匠魯迅早期的作品。在當時的青年人心目中引起過重大反響,都是魯迅的力作,這三份作品問世至今約100年了,在這100年時間里,魯迅不僅備受許多人的尊敬,也頗受一部分人的抵觸。更曾經被捧到極尊位置,他的作品曾成為圣典幾乎無處不在,至于大中學生的教科書更是必不可少的作品。而今,魯迅熱已經大大退潮,作品也從教科書中退出。但一些人堅持魯迅精神不能丟,然而這些人卻無法遏止魯迅作品從教科書中退了出來,也對多數青年人不喜歡魯迅的作品無奈,魯迅的作品確實有些不好懂!

微信圖片_20190416184954.jpg

▲《藥》(插圖一)


  《藥》就是一篇不好懂讀的短篇小說,沒有專業的輔導和學習,沒有專業的“翻譯”,恐怕大部分讀者難以卒讀這篇短篇小說。而教科書退出這篇短篇小說后,《藥》恐怕慢慢要被大家淡忘了。

  我覺得這是有些可惜的,希望能有所補救,補救的方法是我們這一代曾經狂熱追捧過魯迅的人還得真正讀懂魯迅的作品,了解魯迅的精神。我們過去的熱愛和崇拜,其實連起碼的理解都沒達到。只是瞎跟風而已。

  紅眼睛阿義是《藥》里面的一個人物,他并沒有正式出場。讀者只是從華老栓茶館里面的茶客嘴里了解阿義的。作者寥寥幾筆,我們就不難看出,茶館所有茶客都對這位“一手好拳棒”;可信手打人;可拿走死刑犯衣服的牢管敬佩有加,在當時,茶客就是有些身份的人了,阿義又是茶客羨慕的明星。

  死刑犯自然是社會的最底層,可是《藥》里面年輕的死刑犯夏瑜卻大刑將至,毫無懼意?!骯旆ā鋇目蕩笫逅?,這小子也真不成東西,關在牢里,還要勸牢頭造反。居然對牢管阿義說:“這大清的天下是我們的”。以至被“一手好拳棒”的阿義給了“兩個嘴巴”使氣憤的茶客們聽說后都“高興起來”了。

  然而,茶客們萬萬沒有想到,大逆不道、大枷在身、大刑將至的夏瑜在重重的挨了阿義兩個耳光之后,居然說受人尊敬的阿義同志可憐!各位茶客聽說后,都誤以為是夏瑜要阿義可憐一下自己。以至花白胡子的茶客不屑的說:“打了這種東西,有什么可憐的呢”?

  各位茶客萬萬沒想到:“康大叔顯出看他(花白胡子)不上的樣子,冷笑著說:你沒有聽清我的話,看他神氣,是說阿義可憐哩”!

  各位茶客方才如雷震耳,紛紛得出一個結論:死刑犯在執行死刑前已經瘋了。

微信圖片_20190416184852.jpg

▲《藥》(插圖二)

  讀者知道:魯迅筆下的夏瑜不僅沒有瘋,而且是極為難得,相當清醒的一個人。他憐憫受人尊敬的阿義只是一個奴才,只是一堆行尸走肉。

  “管牢的紅眼睛阿義”大大咧咧的到死牢來看夏瑜,想盤盤底細,看看還能不能榨出點油水來,誰知夏瑜競勸他造反,對他說:“這大清的天下是我們大家的”。趾高氣揚的阿義按大眾邏輯:“便給他兩個嘴巴”。

  阿義雖然受到各位茶客的尊敬,也得到康大叔這種人物的羨慕(剝走了死囚的衣服)。阿義在紹興城內肯定也是響當當的人物,至于囚犯家屬親友,更是有求于阿義。

  但夏瑜偏偏說了一句令人費解的話:“阿義可憐”!茶客都以為是瘋話,但作者又顯然在告訴你:夏瑜很清醒,很偉大。

  阿義之所以可憐,因為他只不過是一個奴才,他不敢做自己的主人,他不會過一個正常人的生活,他也不懂得一個正常人的生活是怎么回事。他沒有民主,自由,免于恐懼等概念。他可以剝死刑犯的衣服,可以打囚犯,有機會接受賄賂。但他也隨時會被人打嘴巴,也可能被冤殺。他也要被迫孝敬上司,曲意逢迎。

但阿義確實幸運,他畢竟開了一回眼界,長了一回見識,知道了一個大刑將至的死囚犯居然認為他堂堂的阿義可憐。阿義比茶客們高明的是:這小子并沒有瘋。用現在的話來說:只是觀點不同。

有人把人生分為七個等級:


1、大師級:(慈悲、通透、喜悅)


2、領袖級:(感恩、遠見、自律)


3、領導級:(賞識、包容、奉獻)


4、英雄級:(主動、創造、成就)


5、強人級:(勇敢、挑戰、改變)


6、常人級:(羨慕、嫉妒、仇恨)


7、微弱級:(抱怨、牢騷、糾結)

阿義應該屬于6級即常人級,羨慕、妒嫉、仇恨,而夏瑜應該屬于1級大師級,特點是慈悲、通透、喜悅。

夏瑜看透人生,看透世間萬象,慈悲為懷,在他眼里:敲詐囚犯,不學無術,向往醉生夢死的阿義豈不可憐?

人們羨慕的有機會剝了死囚衣服去換酒肉錢的人豈不可憐?

2018年7月26日



閱讀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