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廣 詩瓷
所在位置:首頁 >  > 2018中國陶瓷行業整裝趨勢論壇對話環節
2018中國陶瓷行業整裝趨勢論壇對話環節
來源 : 陶瓷資訊     閱讀 : 18681    作者 : 陶瓷資訊    2018-12-18 陶瓷整裝趨勢

2018中國陶瓷行業整裝趨勢論壇對話環節

接下來的對話環節,我將請出另一位主持人,景德鎮陶瓷大學管理與經濟學院院長張純先生,讓他來和行業代表們暢聊陶瓷行業整裝發展趨勢,共同探討整裝的現狀與未來,相信能給大家帶來一場思想盛宴。有請張純院長上臺。

張純:很高興能夠站在這個舞臺上,作為一個主持人。我們做研究的人來說,做主持人的水平是很差的。景德鎮陶瓷大學跟佛山,特別是跟陶瓷業界不是千絲萬縷的聯系,而是以陶瓷業作為我們的根基,因為我們有必要對整個行業的發展給予信心。家裝不是新概念,但是為什么要研究它的趨勢。協同是共享經濟、碎片化經濟,在信息過程中,大家都談碎片化的學習,實際上中國的經濟正在慢慢地往分工更細的方式發展,碎片經濟慢慢到來。

所以整裝也值得我們研究,第一,要研究整裝到底能不能給行業和企業,乃至消費者帶來利益,如果你不研究它,那整裝的根基在什么地方不清楚。第二,整裝是不是商業模式,如果是怎么去運行。第三,整裝對陶瓷企業來說,特別是建筑陶瓷企業,衛生陶瓷企業是不是重要的?

剛才余工也說了,中國目前的裝修市場,2014年的數據是2.3萬億的家裝,2.4-2.5億的公共裝修,也就是說整個市場是接近5個億的總產值。那各位同仁,各位嘉賓,下面就把今天參加對話的大家請上臺,他們是:

華美樂家居集團董事長鄭曉利

東鵬控股總裁龔志云

華耐家居集團董事副總裁何曉勇

顧家集團副總裁毛新勇

新中源陶瓷營銷總經理陳勤顯

金尊玉大理石瓷磚董事長南順芝

順輝瓷磚總經理彭長華




各位嘉賓、各位同仁,大家好,我剛才已經把商業模式做了一個簡要的說明。

我想今天主要談兩個話題,一個話題是整個整裝是不是商業模式,是的話是什么樣的模式?未來如何發展。二關于整裝,不管是什么樣的商業模式,都有它的利弊。站在陶瓷業的視角上,整裝對企業到底有哪些利益?我想在今天整裝再發的主題上要回答的兩個問題,對于這幾位大咖來說,對于他們以往表達的觀點,我也梳理一下。剛才我請各位上臺的時候,并沒有按照喻老師給我的劇本,我今天作為主持人,我就要考慮我們到底從什么路子來談。我想跟毛新勇毛總講,您在之前論壇上說過整裝不等于裝修,您認為什么是整裝、相比較傳統裝修特別是精裝修而言,整裝有哪些特點?

1545121601(1).png

毛新勇:我自己都不記得我說這句話,我之前管過整裝,也管過裝修。我現在管家裝板塊,從家裝到大家居板塊,基本上是我在做。你說整裝肯定不等于裝修,過去裝修可以從不同維度去說。整修也可以說是局部裝修,整體裝修,局部裝修也不代表,局部裝修+整體裝修就是整裝呢?但也不能這么理解。我們現在的裝修是從過去的割裂,設計、施工、材料,割裂的事情慢慢地進到總體化的思考。哪怕是個衛生間、廚房、臥室、陽臺,從整體化的空間考慮設計、施工、材料以及安裝、銷售等等一整套的方案,這是我們在思考上核心的問題。

1545121007(1).png

舉例,我前幾天在深圳看了精裝房,我幫一個投資企業去談,因為要求所有的產品要交互的,不包含瓷磚、地板,就有家居和軟裝,我一看,這不行,但是他壓根就不跟我談。這是現在的外部環境,雖然我們要做得更專業,包括我們也在內部討論過這個問題。比如沙發、床墊是不是全世界老大,我們也考慮其他的東西。但在生意場上,我們還要做一些整體的解決方案,所以我們就去做投資,做并購。但這些是要由專業的人去做。

從這個角度,我們要用投資的方法來解決。整裝不管是行業、用戶的角度來看,都要從單個割裂的過程,看成空間的整體。過去瓷磚是看房間,跟衛浴不一樣,瓷磚是跨衛生間、廚房、客廳、陽臺,幾乎家里的每一個地方。所以它是跨空間的,所以需要整體的考驗。但是我們還沒到生活方式,因為在深圳我們還投了一家設計公司,也是跟空間設計、產品設計到全案的設計,包括物流、安裝都要設計。我前兩天跟美國的大學教授說,服務也需要設計,阿里巴巴的新零售這個服務是經過嚴密的設計的。我們還在空間設計上。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需要我們把設計、產品、服務整合到一個空間。

所以我的理解,我們的思維方式,剛才余工說到更高生活方式。我前兩天談到一個話題,中國人很多活得沒有尊嚴,老人活得沒有尊嚴,大學生活得沒有尊嚴,我們的家裝、整裝還沒有到這個高度。所以我們從設計到解決方案,以及生活方式,我們到底為什么樣的人提供有尊嚴的服務,所以我真的不認為整裝是裝修。具體下個定義,我也不知道怎么下。

    

張純:談到整裝的時候,我個人的理解是站在整體的角度來思考這個問題,同時一直沒有被割裂。就我們現在的裝修來說,無論是家裝行業,大家居行業,還是瓷磚行業,都沒有整體,這是思考的問題,或者在思考問題的過程中,整體把握的不好。因此我個人從他所表達的觀點來說,給整裝下個定義,最能夠詮釋的,站在大家居行業的視角,一定要從整體上觀察整裝的問題。因為我對龔志云龔總關注多年了,我知道你有一個觀點是非常好的,你曾經談過當前的競爭不是產品競爭,也不是價格競爭,是創新的競爭。你站在東鵬這個視角上,家裝有精裝,有割裂的裝修,有整體裝修,或者用整體的思維去思考裝修,是不是商業模式,如果是商業模式,你認為要關注的焦點在何處?

    

龔志云:我對整裝的思考,因為它是社會的資源,效率最大化,所以這種商業模式是存在的。整裝是整合材料、設計、施工,把三個資源整合在一起,然后給消費者節省時間、金錢。我認為是存在的。

微信圖片_20181218163021.png

現在一些下游上游的企業之所以做整裝,為什么陶瓷行業的人不做整裝呢?我在思考這幾個環節設計可能是關鍵點,要做好整裝,設計是一個關鍵的要素,因為只有設計才能夠創造價值,創造價值才會吸引別人到這個行業里來,或者跟他合作。為什么一些家居企業能夠做整裝?因為他們的設計能力是非常強的,而且不用現場施工,所以他比我們陶瓷行業有先進性的優勢。創新也好,什么也好,就是一種商業模式,要成功的話,一定要帶來價值,如果只是簡單的整合,肯定不能成功。

    

張純:其實一個商業模式的創新是不是成功的,第一關鍵要素基于產業鏈能不能分解,產業鏈不能分解,或者在分解的過程中不能產生新的組合。第二,這種商業模式必須要有實體經濟,現在我們的消費時代已經發生了深刻的變化。剛才余工談了一個非常好的觀點,00后現在我們看不懂了,因為他成長的背景就是在紅包的背景下。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們怎么去看待這個問題,就顯得尤為重要了。

微信圖片_20181218161951.png

剛才龔總談了,現在任何人都能做整裝,設計、施工、材料投資方,那為什么陶瓷沒有成為整裝的首推者,而是木制家居。鑒于他們兩位談的,我想能不能把整裝理解為從消費者的需求出發,整合大家居行業的資源,為消費者或者為裝修裝飾者提出一整套的裝修方案,并賦予組織實施。這是我剛才想到的定義。


接下來問一下鄭曉利鄭總和何曉勇何總,我想你們兩個分別談一談,基于這樣的定義,能不能表達出我們顯著的整裝特征?

何曉勇:這是我們現在所追求的整裝,但我們現在的整裝恰恰不是張院長說的這樣。比如一個飯店只有三盤菜,你想吃更多的也沒有。而且消費者也有更多的需求。整裝公司全國迅速開遍大江南北,通過這一兩年,華耐也跟很多公司有交集,初期他們成立的時候,希望快速布點,快速復制,能夠獲得更多的資本去上市,但是設計的功底包括材料和服務,在施工上沒有任何優勢,所以今年倒閉了很多。所以在這幾年中,我們是整裝的受益者,但是這幾年也有很多整裝公司關門跑路,我們也有很多壞賬。

我們觀察了,很多只是以資本這一方面的優勢,對供應鏈優勢不具備的,往往很難做下去。供應鏈有優勢的,比如華美樂,他們在材料上做了一二十年,所以他們在珠三角這帶有供應鏈的優勢。所以在我們合作的過程中,也確實感覺到他們的生存壓力越來越大。所以對于整裝的未來,我覺得還是堪憂的。而在全國主流的市場,大的城市,現在來看這些企業,目前絕大部分都面臨了很大的挑戰和?;?,我覺得這幾年還面臨生存的問題。

華耐也涉及到整裝,對C端來講,滿足不了中高端的需求。現在整裝從另外一個概念去談精裝,精裝現在是一個趨勢,精裝房越來越多,所以我們也和很多中小開發商嘗試性地進行合作,因為中小開發商不具備這一方面的優勢。我們華耐這么多年基于材料供應鏈的優勢,我們在B端也做了一些嘗試。

我覺得整裝的未來,從消費者的需求,不管是整裝還是家裝公司,能解決你的需求,這個市場未來的空間還是非常大,但難度也大,因為消費者的需求也是多樣性的。我比如認同剛才院長提出的整裝,現在的整裝品質差,為了趕工期在很多方面都出現了問題。我們也發現過上面三四家說有質量問題,下面在搞團購,現在確實行業也出現了一些亂象。

    

張純:華耐家居他提出了兩個觀點,第一要么有設計優勢,第二要么有供應鏈優勢。何總說華美樂在珠三角有供應鏈優勢。下面請鄭總來談一下。

鄭曉利:我覺得2018年對我們行業來說是寒冬,但是我要告訴大家的是2019年將更加寒冷。我預計未來的五年,要有一半的企業,就我們建材行業,不管是制造業、流通業、家裝行業,都會倒閉的。這是為什么?因為各種各樣的環境,經濟環境,環保,國際環境等等,當然也包括房地產的政策和精裝樓盤的全面時代的到來,所以未來的五年,可能很多企業都會垮,都會關門。

那這個行業就有兩個選擇:

第一,選擇體面地退出。就是很有計劃的,有步驟地,很體面的退出這個行業。

第二,你選擇堅持。當然你堅持的結果是兩個,一個是你被動的退出,當然是被別人打敗了,你會很痛苦地退出,當然你也會很悲慘?;褂幸恢紙峁?,因為你堅持,你會成為贏家。

當然我想在座的各位都是有夢想的人,都想堅持,并且都希望自己成為勝者為王,那個贏家。但問題是怎么才會成為最后的贏家呢?你才會是勝者呢?

因為我在這個行業干了30年了,我是一路狂奔,去賣陶瓷配件,做陶瓷廠,后來賣陶瓷,又做建材超市,全品類的,之后干家裝,后來又干整裝。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30年后,我就干成趨勢了,說整裝成為趨勢,我就干成趨勢了。

其實我們干整裝是從設計到施工,到供應鏈,到工地交付,到銷售服務,是一盤棋。當然還有獲客是不是全渠道的等等。所以干整裝真的不是那么容易,其實要做好一個企業,我覺得不一定非要做多大,其實要做精、做美、做強、做健康、做持續,才是最重要的。像我們這個行業需要工匠精神,一絲不茍,需要團隊,需要一支敬業的團隊,把很多的小事做好,做美。所以做企業真的不要怕麻煩,有時候我們就想做簡單的買賣,一倒手就能賺錢。實際上這個時代,你發現賣書的人倒閉了,被電器被京東干掉了。所以我覺得要做重的事情,做復雜的事情,越重越復雜才不會被大咖所干掉。

那做設計、配送、安裝、鋪貼等等,實際上你的生命力會更強。因為我也是賣過瓷磚的,瓷磚怎么做?我們就是因為做得太簡單,把磚賣了就完了。其實磚里也可以做很多文章的,做設計、做鋪貼,你往縱深做,實際上人家就會離不開你。

你剛才問我們供應鏈重要?干整裝供應鏈肯定重要,涉及到幾十個品牌,幾十號人要在那個時間去那個家庭排戲,那這個戲怎么演?所以里面的高效、溝通、協同都很重要。最后我給大家忠告,不要輕易跟整裝公司合作。為什么?干家裝有一點好,資金流特別好。他早早地把業主的錢收到了,然后包給包工頭又不給錢,干完才給錢。所以家裝公司的現金流特別好。很多家裝公司看到賬上的錢不知道是誰的,拿著錢拼命地擴張,拼命的跑,這個市場好像跑馬圈,跑慢了就沒了,所以他就一直跑,那只要有一個地方出問題,就完了,所以最近倒閉的原因就是這樣。所以不要輕易跟家裝公司合作,原因是他的現金流太好,不知道是誰的錢,給你亂花掉,先說這么多。

    

張純:剛才鄭總談了一個話題,我覺得非常前沿,剛才龔總談的設計、施工、供貨的基礎上談出來的銷售服務。剛才余工也談了,一般的裝修生命周期是10-15年,那如何在整個裝修業中,特別是結合自己的業態,怎么能好的在銷售服務做下去。

鄭曉利:其實做什么也好,最后都要轉型作一個服務商,你的口碑才會有未來,不管花多少錢做廣告,實際上口碑才是最好的營銷,最低成本的營銷。只要你有任何的問題,都去你家里給你做維護,目的就是為了讓你認同,介紹給你的親戚、朋友、同事,所以銷售服務是至關重要的。我們很多企業不能持久,就是因此得了就扔了,實際上我們要珍惜這塊土地,愛護這塊土地,它才會給你回報。

    

龔志云:我們有很多新樓或者新房子裝修,老房子翻新這塊非常關鍵。我說一下我的親身經歷,我東莞的房子裝修了好幾年,有一些地方發霉了,我就找人說幫我翻新一下,但是翻新的話,家里還有很多家具,我問了很多裝修公司,其實有一個公司說,我打磨你的墻壁,不會有那么多灰塵,結果就真的找了他,結果他用了七天左右的時間把我的房子全部翻新完了。我感覺挺好,我姐去我房間一看,他說這個裝修公司好,然后又馬上找了他們。

其實我們這個行業不缺生意,缺的是真正把事情做好,做透徹的人,只要我們認真去做事,幫助業主解決問題,一定會做成功的。這是我的一個感受。


何曉勇:我們還是認為,要有回頭客,只有把你的服務做好,才會有更好的口碑,不管是產品品牌還是流通品牌,所以在服務方面,要提供更好的服務,讓消費者滿意的服務。謝謝。

    

陳勤顯:整裝怎么做做,現在搞不太清楚,整裝作為供應鏈一環,我們不討論怎么做。這實際上是消費者對生活的需求越來越高,才有整裝。整裝是現代85、90后,希望裝修這么繁瑣的事情變得高效透明,699、899給消費者的美學是不夠的,那現在整裝也在做調整,我們也提到了很多整裝公司倒閉,都是因為貪心倒閉,不知道這個錢是誰的,亂花。隨著未來,我們的老百姓越來越希望享受生活,不希望裝個房子,天天蹲在那里,希望把錢交給你,把做好給我,所以我們希望有豪華整裝等,這是必然的趨勢。另外是經濟不好,經濟發展一定是萎縮良性的,不可能還有改革開放初期蓬勃發展,我們討論這個事是沒有意義的。

銷售上的不好,是因為消費者越來越重視品質,這是必然的。年輕人受教育程度越來越高,為什么消費者現在越強,因為信息太發達了,逼著大家這樣干,如果信息不發達,相信企業家也沒這么牛逼,不會為老百姓低聲下氣,所以我們要感謝媒體,這有好處也有壞處。

所以有幾個方面需要我們思考,整裝顯然是一個趨勢,因為給消費者節省了時間,提升了效率,如果做豪宅整修,也節省了時間。現在大家過年都去旅游,所以這是消費者的變化。那我們要贏得尊重,現在萬達把房子建得那么好,就是為了讓消費者活得有尊嚴,但是我們的整裝干偏了,讓消費者活得沒有尊嚴。包括像余工講的,家里要掛個畫,提升生活的意境。所以我覺得藝術以后會真正進入千家萬戶,所以我們從4.0版本的門店就提,一個好的門店200方,不像藝術品,如果我們全做成一樣的,那就沒有什么特別的。瓷磚未來的發展要注重設計,這也就是我們為什么從2015年開始主辦中國設計星,要讓消費者感受到,讓合作者感受到我們更懂未來。

瓷磚企業再大,比起恒大就不是了。我們的公司去年今年也花了很多錢做整裝,做一個注重設計的論壇,不管是家裝還是整裝要給消費者真正的空間美學,讓他感覺到生活是美的,也希望上游的企業不要把價格壓得那么低。謝謝大家!

    

毛新勇:現在做服務有六個關鍵,測定、設計、物流、倉儲、配送、安裝。要做整裝公司不止這六個,要更復雜,整裝公司過去的人力配置特別多,但是圖紙的服務很差,現在為什么出很多軟件關鍵,不管是做3D效果,云渲染也好,想提高消費者的服務,這也代表整裝公司要在這方面給用戶提供更好的服務。

有一些是利益和利益相關方的,希望他們給我們提什么服務,我特別郁悶,東鵬也沒有多少經銷商,那我跟你合作,希望東鵬把倉給我解決了,瓷磚的物流成本太高,堆貨很多問題。瓷磚可以自己找包工頭干掉,瓷磚比較幸福,找個包工頭就直接鋪磚。你搞定硬整,才能做軟裝。這又死掉了一波,死在衣柜和木門,因為服務很差,老百姓說柜子、木門,這些風格不統一,你這家搞一個,那家搞一個,老百姓發現被忽悠了。所以老百姓發現一進家里一點都不協調。

那是不是要提高服務體驗,我把地板、柜子、木門全部協調了,那找誰裝?找那么多人,價格也很高。所以后來我跟別人說我們能不能做四合一的安裝,五合一的安裝?要走到這一步,還有很長的距離,要馬桶、門、柜子也能裝,太麻煩了。整裝看起來很美好,但是解決的問題很多。整裝太累,想做好太難,做好付出的本錢很大。家裝公司死在哪?死在財務管理上,他不做預算,我們整裝公司要有回保預算,沒有這個費用,全發完了。我們提高服務體驗,那怎么提高?連錢都沒有,服務是要用錢來表達的。所以我經常跟他們講降低服務的標準,服務無止境,但是要降低。阿里巴巴5秒沒響應,那提高到10秒,所以可以降低的。后來我在投家裝公司,我跟他們說做好預算,把回本算出來,后來我一找了平安,他說這個不敢碰,不知道你們整裝公司風險多大,要賠多少錢不知道。所以整裝確實很好。我現在是賣材料的,我換角度了,能不干裝修就不干裝修,做B2B,把材料賣好就行了。所以一談到服務,我頭都痛,而且一出錢,老板又舍不得出錢。

    

張純:不管是家裝還是整裝,陶瓷企業都要做最好的時候。現在討論這個問題,你可能跟陳總的觀點是一致的,現在陶瓷行業進入到這個市場,您認為更多要關注哪個領域?

南順芝:我覺得整裝是大趨勢,整裝是家裝里面分出來比較大的類別,也是未來的大趨勢。在今天佛山陶瓷之都,還是談瓷磚在整裝里問題,我覺得這是一套新的賽道,新的渠道。而且瓷磚這么大的市場,銷售能超過10個億的,佛山品牌并不多。我覺得很多人都很害怕整裝怎么樣,如果我們瓷磚在整裝上發力,在這個賽道上如何贏得競爭,其實整裝跟做瓷磚是一樣的。最后成品的瓷磚也是各路的供應鏈,你的供應商好不好,材料好不好,最終影響你的那片瓷磚好不好。

我覺得整裝也是一樣,整裝才剛剛開始,不斷地優化提升,后面可能會做精裝修,這也是整裝的一個范疇。我們的瓷磚行業,在整裝里,你的品牌能不能成為整裝公司前面的首選,在他的采購名單里有沒有你,我覺得這個是瓷磚企業要思考的問題。

還有一個問題,前面我因為沒聽明白。是要讓我們瓷磚的企業做瓷磚,應該是沒有的。這是全新的渠道,我們也在打造我們新的品牌,在新的賽道上能不能超越其他品牌。包括佛山的老大東鵬,不知道彭總有沒有去干大家居。瓷磚這個行業,品牌超百億的沒有,包括我們金尊玉。

我進入這個行業27年,我一直在講這是擺在我們面前的歷史大機遇,看能不能抓住。剛才余工出來,也是一波出現了大機遇,哪怕行業再下降,還有兩千億,那在這個市場領域里,能贏得多少?這都是我們瓷磚行業要思考的。

現在瓷磚行業,包括意大利的品牌都到中國來,那行業的龍頭企業有沒有思考全球布局?中國是未來崛起最大的市場,包括行業的瓷磚,我看有幾個品牌崛起度很好,他們過去先做國外市場,再回到國內。其實我們行業的老大如何布局全球化,這也是未來的全球化機會,包括我們品牌。我們在一月份發布新的戰略,雖然我們現在規模小,但是我們覺得在這個行業,未來是非常大的機會。我覺得整裝就是大趨勢,哪個品牌的戰略性直接定在整裝里,機會都很大,但是品牌能不能成為他的首選,包括瓷磚行業互聯網品牌,我覺得瓷磚行業互聯網品牌沒有機會,過去都覺得那個東西沒有誕生,瓷磚行業肯定會誕生一個互聯網品牌,說不定會超過馬可波羅。

整裝現在考慮是否你有成本優勢,產品達到極致。我們現在一直思考變,公司品牌哪些東西是不變的,核心的東西是不能變的,哪些是可以變的,別跟著別人變,變到最后什么都不是。像剛才說的最不能變的是沙發,如果這個主性沒有了,什么都不是。陶瓷行業,我覺得永遠是一個朝陽行業。

    

張純:彭長華彭總,您在2019順輝瓷磚經銷商年會說:房地產、互聯網、整裝供應鏈等多元化渠道他們正在悄悄地吃掉零售份額,他們正在以跨界姿態席卷而來,時代在變,行業在變,用改變強大自己,用改變搶占市場。我想問你如何看待整裝利弊,如何防范風險。 

彭長華:現在在座的都是陶瓷行業的公司,對陶瓷行業影響比較大的,有幾個。現在談整裝是國家推出精裝房的政策,這幾年精裝房和整裝對陶瓷行業影響是非常巨大的,其實我們這個行業,陶瓷的量是比以前少,像馬可、東鵬。為什么大家感覺寒冬來了,其實就是精裝和整裝吃掉我們的份額。

1545123419.png

今天聽余工的話題,對我的觸動非常大。作為行業老大,為什么你不能做自己的產品,這是我們值得去思考的。精裝房的產品都是千篇一律,用的都是低端陶瓷,拼的是價格。我們是沒有真正進入到整裝公司用的產品,也沒有進去精裝房。

國家出臺的精裝房政策,對我們這個行業來講是一個寒冬。整裝確實也是一個趨勢,是一個好的商業模式,反映了現代人追求快,現在普遍浮躁。剛才余工講的那番話,什么事情紅包解決。反應出現在人對中國文化的傳承斷掉了,沒有中國文化的傳承。所以每一個家庭的裝修千篇一律,反應快、浮躁的心態。

整裝確實是一個好的商業模式,但整裝只是一個渠道之一。但精裝房對陶瓷行業,如果繼續這樣下去,絕對是滅頂之災。要反思一個問題,每年成千上萬的中國人到意大利去膜拜,我們是陶瓷生產大國,為什么要到那里去?以后缺乏創新,精裝房用的產品千篇一律,精裝房對我們行業的打擊很大,如果國家政策強調100%精裝,那陶瓷行業未來一定是滅頂之災。這是我談的一個觀點。

另外是整裝,整裝可以做,是一個銷售渠道之一。我談兩個點,第一、目前是套餐式報價,不以樓的單體報價。第二、干掉了設計師吃傭金、回扣。所以這兩個點,來之前我做了準備工作。第一,沒有打亂我們現有的價格體系。第二,干掉設計公司收傭金。

還有一個龔總提到的,為什么是定制家居率先搞整裝。像歐派,他們也在賣瓷磚,剛才龔總講一個觀點,我覺得非常對。他們對定制家居的設計,比我們陶瓷先進一點,還有一點很重要,廠商關系。陶瓷經銷商跟陶瓷廠家來講,廠家的力量比較強大一些,但是定制家居絕對要遠遠強大于廠家。比如華耐,馬可波羅占了1/10,他的腳震一下,馬可波羅可能要考慮一下。總部做什么動作,要考慮經銷商。但是定制家居可以不考慮,因為經銷商跟廠家沒有話語權,他的主導權更強勢一些。所以為什么率先出現在定制家居,陶瓷行業不是領先,而是太傳統。因為做什么事情要考慮原有渠道,原有商家的利益。我就談幾個觀點,謝謝大家。

    

張純:感謝七位大咖的精采發言,我想今天的研討會第一,大家都認為整裝是一種趨勢,陶瓷行業特別是陶瓷磚的生產來說,應該在這樣的跑道上去尋求突破,去找到自己的根。

第二,家裝來說,整裝還有很多的路要走,必須要整合資源,所有的整合資源包含設計資源、供應鏈資源、施工資源、服務資源等等各個方面,要整合這個資源,實現整個產業鏈的協同,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

第三,陶瓷企業能不能作為整裝的領導者,主動權能不能在自己的手上。剛才我們幾個人都在談設計公司、施工企業,那供應鏈在這個鏈條上能不能成為整裝公司?這個命題來說是值得我們進行下一步研究的。

我想今天的研討并不是一個終結,只是一個開始。整裝是一個趨勢,建陶是一個朝陽行業,陶瓷這么多年是不變的。陶瓷市場每一年大約維持在2萬億平方的規模。家裝是維持在5億左右的規模。這個數據從2015到2017家裝業的發展報告,大體是這個規模。在這個規模中,陶瓷占整個陶瓷磚市場的8%的市場份額,因此這個行業是不可能變化的。在日子難過如何尋求突破,如何保持穩定,這是我們業內追求的,由于時間的關系,今天就不多探討了,請大家用熱烈的掌聲對七位大咖表示歡迎。

    

張旗康:大家有的認同整裝,有的反對整裝,站在我們這個行業來說,既看到希望,也感覺到很多困惑,不管怎樣,給我們有了很多的思考。

接下來我們掌聲有請中國陶瓷工業協會建筑衛生陶瓷分會黃芯紅秘書長做總結,掌聲有請。

    

黃芯紅:各位來賓,各位同仁,大家下午好!聽了幾個小時的研討,到了最后一個環節,我也不知道今天的總結怎么做,想來想去,我想用一個‘’新‘’字來對今天的論壇做個總結。所謂的新體現在下面幾個方面。

第一是主題新。大家知道整裝這個詞對我們來說并不陌生,甚至從某種程度來說,是這幾年來談論比較多的一個熱門的詞匯。但我為什么說它新呢? 這是因為我們在之前所談論的更多的是從小家居或者建筑衛生陶瓷這個角度或者層面。 而今天我們談論的是大陶瓷大家居的概念。這從我們的題目就可以看出。今天的題目是中國陶瓷行業整裝發展趨勢論壇而不是建筑衛生陶瓷整裝發展論壇。這是主辦方希望通過這個論壇,把整裝放在一個大家居、大陶瓷來思考我們的發展問題。斦以我說它新。

第二個是形式新。大家可能已經發現,今天我們這個論壇不管是所邀請的嘉賓或者參會代表都有很多與以往不一樣的地方。從邀請嘉賓來說,既有生產企業的,還有流通領域的;既有設計界的,又有裝修業的。就連我們主持人都有企業界和學院派的。從參會代表來說,以往都是區域性的較多。但這次除了佛山的以外,還有潮州的,景德鎮的,就連福建德化也有不少企業過來。從涉及產品領域來說,既有建筑陶瓷,還有衛生陶瓷;既有日用陶瓷,還有藝術陶瓷。來源廣,形式新是這次論壇的又一大特點。

第三是觀點新。大家剛才已經聽到了,這次嘉賓的很多觀點我們在以往是很難聽到的,甚至是從未聽到過。如余工的裝修和企業要有中堂教育、家裝要給人以夢想、家裝要給老人以希望;鄭總的做大做強不重要,做精做美,做細、做強最重要,口碑是最好的營銷,售后服務最重要;龔總的我們行業不缺生意;毛總的服務要量化;陳總的消費者的強權時代已經到來;何總的服務無極限;南總的我們行業永遠是一個朝陽行業等等都是非常有新意的。

總之,這次論壇新的東西、新的觀點還有很多很多。我希望這次論壇、這些觀點能給我們帶來一些新的思路、新的想法、新的啟迪。更愿今天的論壇或者這些觀點能給我們行業的明天帶來新的氣象。謝謝

    

張旗康:感謝黃秘書長精采的總結,他短短的發言中用一個“新”字做了他的敢想,也做了一個精彩的總結,謝謝他。


閱讀全部